返回

第十五章 无可挑剔的推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十五章 无可挑剔的推理 (第1/2页)

    跟着走到前屋,我瞧见孙建国正坐在一把椅子上扶着脚裸,见我们走进来,对张汉阳指了指一排书架。

    “客人在那边,你过去看下。”

    张汉阳对我报了个歉然的笑容,随后走向了孙建国指着的书架,见他走远了,我附在孙建国耳旁小声的说:“后面有一间堆满书籍的屋子,还有个院子,我大致扫了圈,尚未发现可疑的痕迹。”

    “正常,就算有,也早就清洗干净了。”孙建国一副不出预料的表情,随后低声问道:“小徐,我问你第一案发现场是在哪?”

    “就是松花街啊,咋了?”

    话一出口,我就知道孙建国想说的是什么,昨天早上发现尸体后,李队专门让人调查了松花街俩边的监控,当时我还亲眼看了从晚上八点到早上七点的视频,并未发现可疑人物,市局对几个司机也进行了调查,结果他们均无作案嫌疑。

    到现在为止,凶手是如何抛尸的疑问都没解决,主要是所有人都先入为主的想成凶手是外来人,而并没有考虑到如果凶手就住在松花街的情况。如果凶手就住在松花街,那么在监控里没发现凶手的疑惑就迎刃而解,因为松花街上就只有俩边的路口有监控,中间的路程并没有。

    此时我忽然想起来之前在院里瞥见的一样东西,恍然大悟的说:“对了,我想起来了,院子的墙根处有座水缸,张汉阳第二次抛尸的时候可能是通过院子翻到了外边街上,然后再抵达第二现场黄埔街抛尸。”

    “那这么说来,这次案件就是确定了凶手了?”

    孙建国噗嗤一笑,摇着头说:“哪有那么容易,到现在这些都是推理,还没发现一点证据,你有在这里发现被害人的血迹或遗物?这些都没有,全靠推理,根本无法定罪。”

    我有些失望的摇摇头,忽然想起来孙建国之前留在前屋,于是问道:“对了,副队长,你之前留在前屋是干什么的?”

    “嘘……”

    孙建国比了个禁声的手势,同时对我使了个眼色,示意让我出去再说。俩人起身走到张汉阳身旁又故作声势的说了俩句,随后走出店里。

    为了不引起张汉阳的怀疑,我们又去了几家店铺装模作样的检查了番,在别家店铺里旁敲侧击的问了张汉阳的情况,得到的信息基本相同,口径一致的认为张汉阳是个痴情的人,而且平时不怎么喜欢说话,很内向。问起原因都说是因为几年前未婚妻和山西煤老板跑了,人经受不住打击,最近几年都是郁郁沉沉的,很少和邻里之间有过往来。

    得知了这一情况,我越发觉得张汉阳这人有问题,很少和邻里往来,邻居肯定会很少去串门,这给分尸营造出很良好的环境。

    等到差不多墨迹到中午了,我俩找了个地方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我忍不住问道:“副队长,你之前在前屋看什么?”

    孙建国划着饭含糊不清的说:“也没看啥,就是看看环境卫生。”

    我听了一头雾水,很是迷惑的问道:“环境卫生?那个有什么好看的?你老人家就卖关子了,赶紧说吧。”

    “真的是环境卫生,你没发现店里的卫生太干净了吗?张汉阳是个单身,书店里我也没看见其他的店员,一个人将一个硕大的书店打扫的一尘不染,你不觉得奇怪吗?”

    我放下筷子看向他说:“这有啥奇怪的?只能说他爱干净或者是闲的没事干了,甚至有可能是被打击惨了,找点事情做消磨时间。”

    “不,你还不是了解人性,如果真的是被打击惨了,应该是整天借酒消愁或者是颓废至死,如果等他从阴影里走了出来,那倒是有可能找点事情给自己做消磨时间,比如打扫卫生之类的。刚刚在店里乱晃的时候,偶然瞥见了在柜台的下方放着张年轻女子的照片,匆匆一瞥,照片上的女子似乎和死者刘淑倩有几分相似。而真正让我觉得巧合的是前面刚好放了座香炉,里面还燃着三炷香。”

    说道这里,孙建国的脸色严肃了起来,我听了也觉得奇怪,之前觉得很正常的事情现在换了个思路,顿时觉得毛骨悚然,明眼人都知道,被烧香的肯定都是死人。被张汉阳烧香的女子是刘淑倩还是另有其人?

    串联起在店里看到的一切,越发觉得细

  第十五章 无可挑剔的推理-->>(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