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九章 奇怪的表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九章 奇怪的表情 (第1/2页)

    见田歌走远了,我和孙建国对视了一样,不约而同的准备跟上去,走到一半,孙建国忽然退了回来,重新蹲回树丛中去。

    我以为被发现了,也跟着立马缩了回来:“副队长怎么了?”

    孙建国捻起一根狗尾巴草塞在嘴里,不确定的说道:“弄不好是调虎离山,你去跟着就行,我还待在这里守着。”

    我转眼一想,确实有这样的可能,比了个大拇指佩服的笑道:“姜还是老的辣,厉害!”

    “赶紧给我滚去跟着,要是出了岔子拿你是问。”

    看到孙建国一脚踹过来,我立马窜出树丛跟上了田歌。此时路上的行人还有不少,不过我稍微分辨了下,就看到田歌并没有走远,小跑俩步跟上,我吊在她身后五十米左右的地方,又在路边顺手买了份杂志做掩饰。

    约莫六七分钟,田歌步入了江宁路,此时我好奇了起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下午来的永和商行就在江宁路上,从第一个路口右拐就是松花街第一抛尸现场。

    想到这里,我立马提高了警惕,难不成事实真和队长说的那样?不过田歌此时出来做什么?

    压下心中的疑虑,我继续跟了下去,路上田歌虽然是一直往前走,就像是吃完饭出来散步的孕妇,不过一些小动作表示她在不停的观察四周,比如站在汽车的后视镜旁照了会,又不时倒退着走路装作看风景。虽说我只是个刚毕业的新人,但是经过警校四年的训练,躲过如此拙劣的侦查还是很轻松。

    走到第一个路口的时候,田歌停下来往松花街方向看了几眼,早上被封锁的松花街此时已经撤了警戒带,不过垃圾站的周围的警戒带并没有被撤,看到这一幕我忍不住捏紧了拳头,心情跟着激动起来,手里的杂志因此都有些抓不稳,似乎有种声音在心里说:案件的突破口要出现了。

    然而田歌似乎只是因为好奇瞄了几眼,之后又顺着人行道随意的走着,我激动的心情顿时就像被泼了盆冷水,冷静下来仔细想想的话,就算田歌进入松花街也不能确定她和7.14碎尸案牵扯上关系,毕竟松花街每天的人流量没有一万也有五千。

    在中途路过永和商行的时候,我又打起精神仔细观察起田歌来,这次田歌连看都没看一样,更别说有进去的意图。我见她右手扶着腰,慢吞吞的散着步继续往前走,直到走完江宁路。

    江宁路的尽头是个十字路口,田歌一路走来似乎是走累了,俩只手抱着孕肚靠在电线杆上休息起来,同时不停的摆动头部,像是在看夜景,为了不被发现,我走进江宁路上的一家店铺装作买东西的顾客,为了防止丢失目标,隔十来秒我就把头伸出去看看人在不在。

    就这样过了有六七分钟的样子,田歌开始往回走了,二十多分钟后进了家属楼里。这次路上并没有起波澜,她人也没东张西望之类的小动作。

    为了避免引人注意,我赶紧躲回之前藏身的树丛中、见我回来,孙建国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有情况不?”

    我想了下,为难的看向他说:“说有也有,说没有也没有。”

    孙建国听了一巴掌招呼在了后脑勺上,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他娘的!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哪有模棱俩可的答案?”

    我忙捂住脑袋解释道:“就是田歌似乎有目的,但是感觉到可能不安全,只是在江宁路上溜达一圈就回来了。”

    “只是溜达了一圈?没干点别的?”

    面对孙建国的不相信的眼神,我急了眼,忙补充道:“骗你干嘛?她真的就是溜达了一圈,期间在松花街和江宁路的路口停下看了十几秒,随后在江宁路尽头的十字路口扶着路灯歇息了七八分钟,之后就回来了,一个孕妇她能干什么?”

    孙建国转向头,看向家属楼四楼,那是郭超家所在的楼层,沉默了会低吟道:“如果她怀孕是假的呢?”

    听到这话,我立马被惊到失声:“啥玩意?那女的没怀孕?”

    “你给我分贝放小点!还是巴不得让人知道我们躲在这里?”

    孙建国猛回头瞪了我眼,伸手做打人状,见到我小鸡啄米般点着头,才放下手没在这事上纠缠。

    经不住我死缠烂打,孙建国含着一根狗尾巴草含糊不清道:“刚刚那女的回来的时候,走到门口的时

  第九章 奇怪的表情-->>(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