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章 城东碎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一章 城东碎尸 (第1/2页)

    常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但这句话放在刑警这一行并不适用,很多时候你所见到的,都是犯罪嫌疑人希望让你见到的,从而达到迷惑、隐藏自己或洗刷嫌疑的目的。个别高智商的犯罪嫌疑人更是可以将罪证牢牢的栽在另外一个人身上,从而达到完美犯罪。

    是的,我是一名刑侦队队长,从事这一行业已有十多年,多年以来遇到过很多离奇的命案,犯罪嫌疑人的犯罪手法也是千奇古怪,但是所有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试图逃脱法律的制裁。

    下面我就挑几起这些年遇见的颇具曲折的命案说给大家听听,因为保密问题,有些细节不方便透露给大家,所以下面提到的人名都是我绞尽脑汁虚构的,如有雷同,实在抱歉,千万不要对号入座。

    2002年七月初,我从警校毕业,并被分配到了现在工作的松海市公安局,而我们几个刚毕业的满身热血愣头青对即将到达的基层情况丝毫不知。在火车上便亢奋的不行,预想以后成为福尔摩斯样的神探,恨不得立马就办个大案子来证明自己的能力。

    经历了一段时间的亢奋,我发现基层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忙碌,反而很枯燥,平时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根本用不着刑侦队出手就能解决。

    本以为我这辈子会在刑侦队混吃混喝一辈子直到退休,一个报警电话打破了警队的平淡生活,也正式启蒙了我的职业生涯。说实话,在接到这起报案之前,我从未想过世界上还有这么恶心、残忍的杀人手法。

    七月半的早上,一如既往的没什么事,在外学习回来没多久的副队长孙建国点起根烟,带着我和学姐刘烨芳几人在侃大山,谈的正是吐沫横飞的时候,忽然瞧见穿戴整齐的队长李军快步走进来,

    “有人在城东松花街发现了一黑色垃圾袋,袋子里面鼓鼓的碎肉和女人的头发,根据现场的辖区民警反应,这有可能是一起杀人碎尸案,上面已经高度关注了此次事件,命令我们去现场勘查。”

    我内心忍不住砰砰砰跳了起来,在警校的时候我们也听过杀人碎尸案,但这回还是我头次遇见,李军视线扫了一圈见我发愣,又说道:“怕了?那你就待在警局,别去现场了,我估摸着这次案件不好解决,是个硬茬子。”

    “去去去!我不怕,就是刚刚没反应过来。”我急忙解释道,同时俩眼希冀的看向李军,生怕他不带我去。

    李军看了我眼,小声说了句愣头青,随后让我通知痕检员张斌召集刑侦队的人赶往事发现场,市局离着城东松花街并不远,驱车十几分钟就到了。现场已经被辖区派出所拉起了警戒带,因为是早晨,大批群众出门买菜,在这里都停下围观,李军下车看到这一幕,皱了皱眉头让辖区民警疏散围观群众,并对我严肃的说道:

    “碎尸案不比其他的案件,很容易在社会上引起大范围的恐慌,现在已经被这么多人看到了,只能尽可能缩小影响范围,你上去帮忙下,将无关群众疏散离开到警戒带二十米以外。”

    装有碎肉的垃圾袋是在垃圾站发现的,昨晚下了一夜的大雨,加上是三伏天,所以现场的环境很差,浅黑色的污水顺着垃圾站的台阶往下流淌,恶臭味在附近弥漫,随着办案民警的走动取证,大片的苍蝇起起落落,发出小马达般的嗡鸣声。

    发现垃圾袋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附近居民,此时她正瘫坐在地上,面色惊恐的盯着面前一个黑色垃圾袋,面对学姐刘烨芳的询问,嘴里打着舌头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一句完整话。

    我好奇的探过头去看被民警围圆了的垃圾袋,映入眼睛的首先是闻腥乱飞的几十只绿头苍蝇,在垃圾袋的最上面塞了一大团长发,视线透过头发稀疏的部分,可以隐隐看见下方泛绿的肉片。

    我忍不住干呕了几声,立马调转身体走向警车附近,大口呼吸几口新鲜的空气。

    约莫俩三分钟过去,我感觉稍微好了点才回到垃圾袋旁,这回看清了垃圾袋里面的碎肉,在警校的时候我也曾看到不少过碎尸案的办案照片,但照片上的基本都是被大卸八块,很少会有像眼前这样被分割成薄切片,就像用来做烧烤串串香的碎肉片。而且肉片并不是正常的血红色,而是像被开水煮过,表面呈惨白色,有些肉片因为天热腐败变质,

  第一章 城东碎尸-->>(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